兔子的精神 意林2018年

兔子的精神

  有一天下午,在老家一块麦子地头的小路上,我竟然看到了一只兔子。兔子是银黄色的,和麦子的背景几乎融为一体。好久没看到家乡的野兔了,野兔的出现不免让我有些惊喜,我差点叫了一声兔子!我没有叫,我怕吓着兔...
阅读全文
背包 意林2018年

背包

那年秋天休完假回阿里的路上,在叶城零公里处,我遇到了一个老头儿,60多岁,黑瘦,矮小,戴一顶土黄色的渔夫帽,穿一身旧的蓝色运动服,裤子膝盖处破了两个小洞。他背着个一米多高的蓝色背包。背包鼓鼓囊囊,压在...
阅读全文
黑猫兄 意林2018年

黑猫兄

黑猫兄是只母猫,黑猫兄是个尊称。   黑猫兄究竟算不算家猫,我到现在都没想清楚。在我父母家那么多年下来,它依然野性难驯。姥姥第一次见到它时,它全然是一只野猫。那天瓢泼大雨,姥姥出门,看见它站在前院,一...
阅读全文
黄刚烈绝食记 意林2018年

黄刚烈绝食记

我怎么会喜欢猫呢?这辈子都不可能。   我从小喜欢狗,为啥我家有了一只三脚猫?唯一的原因就是帮朋友。朋友桔猪桔大善人,经常帮助受伤的流浪猫狗。2009年春天,桔大善人救助了一只被遗弃的黄白猫,四五岁大...
阅读全文
别了,我的小猩猩 意林2018年

别了,我的小猩猩

2014年,我作为高级维修技师去了布尼亚,那里没有网络、没有能听得懂的电台和电视,就只能过着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原始生活。   当地人吃的食物大多是水煮或者油炸的薯类、肉类,米面也有,但大多都做得极为...
阅读全文
此生为父子 意林2018年

此生为父子

苏北医院8号楼六层的血液病患者,如果“运气”尚好、治疗顺利的话,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到医院做下一期的化疗。所以在一个医院治疗两三年后,很能认识一些病友。   那位大学毕业就生了病的孩子,虽然未与我父...
阅读全文
老公主 意林2018年

老公主

公主刚过27岁便已经显出老态,她望着镜中自己眼角的鱼尾纹,摸着身上渐渐松弛的皮肤,悲伤?恐惧?怨恨?绝望?她也说不好是哪一种情绪主宰了她的心智。她年轻时沉迷于挥霍和炫耀自己的美貌,并无一次真心的爱恋,...
阅读全文
一只母性的蜘蛛 意林2018年

一只母性的蜘蛛

这些年来,我一直怀念着那只母性的灰蜘蛛。   那天,学校里放了秋假,我兴奋地跟着父母去村外忙秋。田野里,高出人一头的玉米稞,一钻进去,如同进入了迷宫,到处是沙沙的声音和满眼苍黄中斑驳的绿影。坷垃硌着脚...
阅读全文

微评

【鹧鸪天】从别后,忆相逢。几回魂梦与君同。   【离别怨】多少红尘过客,多少过往云烟,一声离别,天涯流散。   【虚无】叶落做土,花开几簇,渺渺泪无数。   【帝王業】天下为棋局,谁是博弈操棋人?  ...
阅读全文
黑尾 意林2018年

黑尾

  母狼黑尾是在早上来到的宿营地,女人的气味到这里就终止了。黑尾追踪女人在草原上跋涉了五天,此时她已筋疲力尽。她没有恶意,寻找女人是想报恩。   一周前,女人救了她的孩子毛头。那天傍晚,她领着毛头到土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