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,我真的不喜欢你把肉让给我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意林2016年

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跟我一样的体验:据我爸说,我在的时候,家里的饭菜总是特别丰盛。比如今晚,一家三口围在一起,桌上是标准的粤式三菜一汤。当中的主角,当数那道人见人爱、老少咸宜的可乐鸡翅。
  8个色泽诱人的鸡翅摆在眼前,我解决了3个,留着爸妈的份。我确实吃够了。但是,等饭菜没了一半,那5个鸡翅才被我爸夹走了一个。我下意识地说:“妈,吃鸡翅啊。”我妈回应:“行了,我吃其他的菜就好,你多吃,把剩下的吃完吧。”我夹起一个放在她碗里:“我想吃会自己夹啦,你多吃才对。”没想到我妈硬是把鸡翅又放到我碗里:“你喜欢吃嘛,来,你吃。”结果,好好的几块肉,你推我让几个回合,反而显得无比尴尬。
  类似的场景,无数次在饭桌上重现。
  每当这一幕重演,我总是隐隐地感觉到不太舒服。
  说句老实话,我不喜欢爸妈把肉让给我吃,发自内心地拒绝潜藏在这一块肉下面的“我比他们更重要”的内在逻辑。
  什么情况下我们会“让”?大多数的情形,是我和你想要同样的东西,可是它不够,而你认为我的需求优先,于是你“让”给我。“稀缺性”和“优先级”这两个条件,使得“让”成为父母长年以来体现对孩子的爱的一种方式。尤其是在那个物质比较匮乏的年代里。想想在“民以食为天”的中国,他们愿意把最好的让出来,以一种“割爱”的方式表达爱。

  于是,小时候就有人说,在吃鱼肉的时候,要感谢正在啃鱼骨的爸妈;在啃鸡腿的时候,要感恩咽下鸡屁股的爸妈……
  但是,我渐渐发现,鸡屁股其实可以扔掉,肉不够下次可以买一只更大的鸡;鱼骨头其实也可以不用啃,肉不够可以多买一条鱼。
  发现了没有?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有一些“让”,其实不那么必要。
  如果说“稀缺性”和“优先级”成就了“让”背后的爱,那排除了“稀缺性”之后的“让”还剩下什么呢?——爸妈始终认为我比他们更加重要。在他们深信的“优先级”下,即使生活中的资源已经不那么稀缺,依然停不下单方面的付出和让步,而这一口肉只是他们所有付出的冰山一角。
  问题在于,这一些“让”,我想不想要呢?
  当我想吃鸡翅的时候,我可以买,可以煮,也可以像今天一样,自己夹。
  但如果爸妈的付出超过了我的需要,这一种无条件的让步和付出,便渐渐成为压力。当我可以独自处理学习、找工作、找伴侣等问题以后,各种无条件的关照和让步,多少显得有点尴尬。就像那一口肉,你无条件地让出来,我感激,但我真的吃饱了啊。这一块肉背后的“付出感”,我又该不该接受呢?
  当然,看到这里,估计会有人说,爸妈这种让步,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爱,是天性啊,多少年来中国家庭都是这样子的,你一个身在福中的年轻人怎么就不领情了呢?
  写下这些文字,其实无关是否感恩与领情。
  我也知道,这种无条件的“让”,这种他们深信的“我比他们更重要”的逻辑,估计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改变。
  只是,我,一个生长在城市的90后,真心地希望爸妈能把自己的生命价值看得更重一些。
  妈, 你把肉让给我。
  那些你所爱的菜,放开吃啊。那些你所爱的周末娱乐,尽管去享受啊。相比起一辈子被捧在手心,其实我更希望我们像朋友一样各自过自己的人生。
  如果有一天家里连肉都没有了,只剩一口米,我宁愿大家一起喝粥,而不是我吃饭,你喝汤。
妈,我真的不喜欢你把肉让给我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目前评论:1   其中:访客  1   博主  0

    • avatar 琦琦小可爱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