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学霸导师”郭敬明

最近,郭敬明以“导师”的形式火了。他和崔永元作为导师的大众益智类填字节目《我知道》受到了许多观众的喜爱。
  “注意看题面、注意看题面!”在《我知道》录制现场,郭敬明经常会紧张得站起身来,十分着急,“仔细分析题面信息”是郭敬明给自己带的学员私塾授课时反复强调的策略之一。
  《我知道》第四场的选手杨薇,所向披靡,不仅能答出答案,还能流利地解释每道题的意思、出处,她把自己的“无所不知”归结为信息饥渴症,甚至想过咨询心理学家。“病情”最重的时候,她每天要先看两三份报纸才能吃午饭。
  “很多人信息饥渴、信息恐慌,其实是源自内心对时代缺乏安全感。”郭敬明也“有病”:“我上厕所的时候,如果忘了带书或者手机,我会把洗发水后面的说明拿来看。”大部分小说、名著,郭敬明都是在厕所、飞机上、休息室里看完的。
  大学时,郭敬明用三个月硬磕下了上海话。开始拍电影,他又硬磕英语,解决了日常交流。本来想学日语,有点难,退而求其次,正在学粤语。他的这个“病”叫“基本上什么都想学”。

  郭敬明注重资讯,看到热点就会随手查一下百科。比如埃博拉的病理、症状、起源结果以及奇闻逸事。“我前段时间常去香港,都会看到机场的告示牌提醒与埃博拉相关的症状,节目正好出了埃博拉这道题,就顺便聊了一下。”
  对于科普类书籍,比如霍金的《时间简史》,郭敬明认为可以直接当小说看。
  “我看了很多和霍金有关的纪录片,包括霍金解说的《宇宙的起源》,讲宇宙从爆炸到演变到今天到未来的状态。我开始以为霍金是小儿麻痹或者瘫痪,渐冻人最近很热,我才知道原来他是渐冻人,所以又去查了很多相关资料。”
  我很喜欢科幻的东西,高科技、基因、变种、实验、病毒。因为我写一些奇幻小说,年代的战争或者历史文化,所以我都会比较有意识地积累。
  郭敬明有十多本剪贴簿,每一本十几厘米厚。“我看到相关的资料,文字、图片,就会打印、保存、剪贴下来。密密麻麻。我大概一个月看几十本杂志,我在飞机上哗哗哗撕杂志,旁边的人不知道我在干啥,一本杂志最后会撕个二三十页下来,助理会分门别类帮我贴到不同的剪贴簿上。”这些剪贴簿,有些是收集家居的,好的家居、设计师、品牌,还有些是专门收集鞋子的。收集武器的,所有的冷兵器、热兵器有分类,比如剑就有几十种。有一类是收集森林的,寒带的针叶林长什么样子,热带针叶林长什么样子,拍电影选景的时候会有帮助。还有古典服饰、古代建筑、城堡、王冠、权杖,他都会收集。
  当导演后,郭敬明又开始学习与电影技术有关的表达。“我找了很多国外有关电影的纪录片,看导演们在谈电影尤其做特效的时候怎么说。”
  虽然喜欢学习新知识,但郭敬明并不期望做一个全知全能的人。“现在分门别类的学科已经太多,全才几乎等于没用,你再全才,都不可能比得过专才。关键就是看你自己喜欢什么,你愿意在哪个方面去钻研、花精力。现在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信息已经全部上存到云端了,不太会出现查不到资料的情况。在这个时代,‘专’就比‘全’来得更好。”
“学霸导师”郭敬明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