瘦子不是唯一的生物

任谁都没有想到纤细瘦弱的九莉会成为一个多肉的胖子,包括九莉自己。
  九莉是在练舞时发现的,她在练功房瞥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,那一眼是她人生的分水岭。不到十二岁的九莉成了个胖子,肚子不再是扁平的了,原本瘦削的脸也变得圆圆的。肥肉似乎是一夜之间霸占了这副躯体,压根没给她一个缓冲与接受的过程。九莉匆匆将衣服拉下去,临出门前使劲撑了几下,盖上了那该死的肚腩。
  那天九莉一直在走神,下腰劈腿都不比早先顺畅,甚至有几分吃力。她变胖成为不争的事实,再也藏不住。课程结束之后,九莉是头一个冲出练功房的,比起冲这个字眼,九莉觉得更适合用逃。
  九莉的妈妈早年是名舞蹈演员,身材高挑,瘦得像团烟火。
  九莉继承了母亲所有的优点,十二岁时已出落得比其他女生要高出许多,人人都说九莉将来是跳舞的料,九莉妈妈也有这个打算,九莉打小就在各种舞蹈班里度过。
  可是她忽然胖了,其实不怪九莉,唯一可以怪罪的,当然只有命运。要不怎么人们总爱说——命运弄人。
  十一岁那年九莉生了一场病。那段时间九莉回家洗澡时,总发现身体上青一块紫一块,她不以为然,只以为是练功时磕碰的,要不了几天便下去了。待到九莉妈妈发现时,九莉身上已经长了不少深色的红点,这才带九莉去做检查。
  抽了血后九莉和妈妈坐在走廊里,小声跟妈妈说下午去练舞时想吃一包芝麻糖。好一会儿医生出来了,说还需要再抽血,排除是其他的病症。那个下午九莉被抽了十管血,最后又被拉去抽骨髓。待她出来时,妈妈哭得颇为狼狈,那还是九莉第一次见到妈妈掉泪,一小颗一小颗的,像是她耳钉上镶着的水钻。
  九莉拉上妈妈的手,说:“下午还有课,快走吧。”听到这句,九莉妈妈又哭了。
  九莉自小懂事,知道没能跳舞是妈妈这辈子最大的遗憾,她最初答应学舞,有一多半的原因是为了妈妈。妈妈没完成的,她想去替她达到,那是年幼的九莉唯一能给她的全部。
  下午当然没去上课,妈妈眼睛肿得像桃子,九莉得的病是血小板减少性紫癜。从那天开始,九莉的人生又多了一件不得不做的事——吃药。
  药里含着大量激素,九莉就变得这么胖了。
  十三岁那年,读初中二年级的九莉胖到一百三十斤,位置永远是最后一排,收获了不少外号,无一不跟胖有关,因为个子高,连打瞌睡都不敢,跟一群瘦弱的同学在一起时,她突兀得像个异类。原本漂亮的五官已然变形,只有尖尖的下巴还在,低头时戳得她心里难受,有人调侃九莉“你那下巴花了多少钱”。
  她当然知道胖不好看,从前的衣服全部被收起来放在箱子里,后来的衣服都是去裁缝铺定制的,有好几个夜晚,九莉爬到床头柜上,踮脚从柜子里取出以前最爱的纱裙,她拿着衣服往身上套,卡得她喘不上气。太小了,什么都变小了,只有她像被撒了发酵粉,膨胀得像个怪物。她无法接受。“从前”真是个伤人的字眼。
  唯一值得庆祝的是,九莉的病奇迹般地好了。
  生病之后,九莉与舞蹈彻底说再见,她这样的胖子跳舞无论多用心,都只落得一个可笑。无论九莉多深爱它,它与她的缘分已尽,除了惦念,再也没有别的办法。九莉明白,她的人生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她——减肥。
  那几年,九莉换了人生的新战场,从舞蹈班到健身房再到各种减肥机构。好不容易吃完治病的药,又要接受各类减肥药。没人逼她,那是她自己的选择。
  不光吃药锻炼,九莉还控制饮食,可是胃总是背叛她,她常常会觉得饿。
  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失望,为会饿这件事感到可耻。再后来,再感到饿的时候,九莉就悄悄到楼下的小花园去跑步,一圈儿又一圈儿地跑,头顶的白月光照在她的身上,将影子拉成她从前的模样。
  只可惜,效果甚微,九莉依然胖,肥肉比任何一个人都长情,一点也没有离开她的意思。九莉觉得自己得了绝症,她可能不会再瘦了。
  她在图书馆读书的时候,常常想起小时候的事情。
  那会儿她还瘦,在同龄人当中高高的,有一头漂亮的黑发。邻家问起自己的儿子长大了要娶什么样的老婆,那个男孩指着九莉,毫不掩饰地说:“就找九莉那样的,腿长又漂亮。”
  只可惜,后来,那男孩也变得跟芸芸众生一般,看向一个胖子时带着几分嫌弃。但是那丝毫也不妨碍九莉美好的回忆,那是唯一的好时光,那时她尚未发胖,世界待她没有这样充满恶意。前途虽然未知,但似乎一片光明。她是站在人群当中最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的那一个。只是,后来一切都变了。
  她渐渐习惯了别人看自己的眼神,习惯在大码店买衣服砍价,偶尔在街头碰上一个胖子,两人眼神碰在一起时,会心一笑。在人群中,她们并不孤独,每个人都在挣扎着向前走,都没放弃过,甚至比其他人更努力。
  可是,这世上的一切好像都是瘦子的。爱慕与赞美,漂亮的衣服,英俊的男人,都是瘦子们的。她们有的只有白眼。哦不,她们还有肥肉,只是除了肥肉之外,她们一无所有。
  有人开玩笑,说让九莉去加入胖子的贴吧,找个胖子男朋友,互不嫌弃,做一对快乐的吃货。九莉笑笑,不解释,也不反对。她的人生已经够沉了,这艘驶向明天的船里,不能再增加重量。
  想到这些,九莉已经没有那么伤心了。她甚至开始慢慢尝试接受现在的自己,她觉得这样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。只不过是胖了那么一点,老天待她不薄,曾让她奇迹般地痊愈,说不好,有一天肥肉也会突然没有的。
  她的人生已然如此艰难,她不能为难自己。这不叫放弃,而是跟自己、跟命运妥协。她不能活在因为肥肉而带来的伤感里,她需要有一个好的心理,这样才能在那个命中人出现之前,好好爱自己。就算真的不能瘦下来,那又怎样?这个世界又不是只有瘦子这样的生物。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,各享其命。倘若注定她这辈子是个胖子,她也只能接受这人生。
  这一年,九莉读大二,暑假回家时爸爸偷偷摸摸做了好吃的端到她的房间里。她关上门夹了一块红烧肉塞到嘴里,妈妈在外面喊着:“九莉,你在干吗?跟我去健身房!”
  她吓得将那碗红烧肉藏到抽屉里,擦了擦嘴就冲了出去,冲出门时,她瞥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。有那么几秒的愣神。
  变胖的这么多年,她从未正视过自己一眼,她是同宿舍当中最省钱的那一个,化妆品都没买过。她被人翻过无数个白眼,从一部电梯里走出来过无数次,她自己也不待见那满身的赘肉。可是,没办法,她好像是真的瘦不下来了。
  第一次,她冲着镜子当中有些陌生的胖子,笑了一下,然后朝外面跑了出去,外面阳光好着呢。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